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,真实的“徐娘”委屈比海深,你知道吗?

有一则外国幽默,标题是“女人与地图”说:

15-20岁的女人像非洲,半柔美,半狂野;

20-30岁的女人像美国,充分发掘,堪为极品;

30-35岁的女人像印度,热辣、智慧、美丽;

35-40岁的女人像法国,虽然被战争摧残过,但仍然值得珍惜;

40-50岁的女人像德国,败于战争,但没有失去希望……

如果按这个标准,“徐娘半老”应该算是“德国”吧?用“徐娘半老”来形容年过四十的张曼玉和巩俐,她们也许不爱听,但是如果用来形容现实中的一个过了四十的妇女,她多半不会太反感因为还有“风韵犹存”跟上来,说明自己还是美貌的。#人文历史#

然而现实中,又有多少男人为“徐娘”心动?“徐娘”骨子里的那种妩媚的成熟美,真的跟青春水灵张扬抚媚的美眉有得一拼吗?

我们追根溯源,历史上还是真有“徐娘”这个人的,她的名字叫做徐昭佩,是南朝梁元帝萧绎的妃子。

徐昭佩出身名门,其祖父是南齐吏部尚书徐孝嗣,其父是信武将军徐绲。史书记载“妃以天监十六年十二月拜湘东王妃”,天监十六年,即公元517年,湘东王即萧绎,当时萧绎才十岁。而萧绎被封为湘东王,出镇荆州,当刺史的时候是十七岁

也就是说,徐昭佩早就许配给了萧绎,那一年,她大约是十二岁。古人结婚特别早,这里又是一个很具代表性的例子,新郎十岁,新娘十二岁,还都是两小无猜的年纪。

那么徐昭佩长得如何呢?《南史》上说:\”(妃)无容质,不见礼。帝三二年一人房。\”意思就是萧绎两三年才和徐昭佩同房一次,只因她长相一般,没有礼节。这可能是萧绎对她没有感觉的根本原因。

史书还记载“妃性嗜酒,多洪醉,帝还房,必吐衣中”,也就是说她很喜欢喝酒,乱醉如泥之后还将秽物吐在丈夫的龙袍上。

其实,这样的记载对徐昭佩不公平。因为徐昭佩并不是一嫁给萧绎,就爱上喝酒,成为女酒徒的。徐昭佩嗜酒,应该是在萧绎冷淡她之后发生的事。这时候的嗜酒,除了借酒浇愁之外,还有点破罐破摔的味道。当然,她破罐破摔的目的是为了引起萧绎的注意。

然而,萧绎对于这种“女酒鬼”形象极端厌恶,你喝多了就算了,偏偏还要吐,要吐也就算了,偏偏还要吐在我的衣服上!于是,萧绎更加的对徐昭佩熟视无睹了。

于是徐昭佩深宫寂寞,芳华虚度,不知不觉她已经年近不惑了。是人都有七情六欲,终于按捺不住,她先是与遥光寺的智通和尚暗通款曲,接着找到了一位更好的对象,眉目俊秀、举止风雅的美少年暨季江。由于萧绎眼睛不好,又喜欢读书,所以常令左右侍臣轮流读给他听。暨季江就是其中的侍臣之一。

徐昭佩刚开始勾上暨季江的时候,还是遮遮掩掩偷偷摸摸的,后来索性公开来往,萧绎在龙光殿上与群臣大谈文学及老庄之道,徐昭佩就派心腹侍婢引暨季江人宫幽会,这也有气萧绎的意思,你不喜欢的女人照样有人爱!你不找我,我就去找爱我的人!

后来,徐昭佩又看上了一个叫贺徽的美男子。但是贺徽没有暨季江胆子大,面对“徐娘”风情万种的勾引,他色心蠢动,色胆却有点不足,不敢去后宫约会。徐昭佩就将约会地点定在一座寺庙之中。两人在寺庙里见面,常常是颠鸾倒凤一夜风流后,还在白枕巾上写情诗纪念,互相唱和

徐娘的风流韵事很快传到了萧绎的耳朵里,刚开始他仍然无动于衷,左右都为之愤怒不已,但是不敢说。

当所有的人都以为萧绎不会吃醋的时候,萧绎突然猛下杀手,杀掉了所有与徐娘私通的人,并将徐娘幽禁在后宫。

徐娘的放荡行为,居然还引发了萧绎文学创作的灵感,他的《荡妇秋思赋》,就是讽刺徐娘的,想看细节的大家可以自行检索,文笔还是很好的。

在心底里男人都是爱面子的动物,即使不爱老婆,老婆的背叛对他也是一种污辱和打击,何况是处于权力高层的公众人物呢!萧绎心底里谈不上有多恨徐娘,如果有恨,说明爱还在,他的态度应该是轻蔑,在他的眼中,徐娘走马灯似的更换情人,简直太过分,与放荡的妓女无异公元549年,萧绎的宠妃王氏病逝,萧绎怀疑是徐娘毒死的,于是逼她自尽,徐娘投井溺死,死时约四十四岁

萧绎逼徐娘自杀,也有找借口的嫌疑。萧绎早就对徐娘动了杀心,只是不想显得心胸太狭窄,才迟迟没有动手。现在总算找到堂而皇之的理由了,而且,不是我要杀你,是你畏罪自杀的

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,女人就当从一而终,当时的社会规则就是这样,徐娘要叛逆,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徐娘死后,萧绎下令将尸体还给徐家,称为“出妻”。是不是有点像现在买东西上了当,东西质量不好,消费者把产品退回厂家?萧绎这样做,明摆着是要与死人“离婚”,因为这死人名声太不好了。徐家当然不敢不要,最后以槁草裹尸,葬在江陵瓦官寺侧,多没面子啊。

萧绎难道没有责任吗?细究起来,她的委屈像大海一样深乃呢,如果对她温情多一点,对她好一点,她也许不会这样存心报复,接二连三地找情人吧!

但萧绎是不会反省的,他只有无尽的感慨和回想。

《南史·梁本纪》记载初,妃嫁夕,车至西州,而疾风大起,发屋折木。无何,雪霰交下,帷帘皆白。及长还之日,又大雷震西州听事两柱俱碎。帝以为不祥,后果不终妇道。

很多年前,送徐昭佩人宫的那个晚上,徐昭佩乘的车行驶到一个地方的时候,狂风大起,毁屋折树,又下起了冰雹,萧绎听说了这件事后,觉得不吉利,最终。这个妇人果然不守妇道,真的被老天印证了。

萧绎的感觉是真准,要知道,他们结婚那年,他才十岁,徐昭佩才十二岁啊!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03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